我梦见我帮马总统上了一堂监听课……

  • 作者:
  • 时间:2020-07-10

我梦见我帮马总统上了一堂监听课……

I have a dream. 哦不,那是 被监听的金恩博士  对于争取人权的一种未来式伟大梦想。 我则应该说: I had a dream.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我帮马总统上一堂课:「独裁者的资讯科技指南 — 监听技巧篇」。

我好像正在跟指导灵争论:「你怎幺可以说这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适得其所? 刘政鸿任内有那幺多  公务员离奇死亡案件  (太离奇了)以及老百姓被逼死 ( 而且也死得很离奇 ), 特侦组完全却不想调查真相, 难道这些人不明不白地死去, 也都是死得其所? 难道这个世界没有是非了吗?」

不知怎地, 我的指导灵逐渐变成了白卜庭议员 — 那个曾经  透过法律与程式码企图一圆帝国美梦的星际大战狠角色 。「把你的良心交出来, 我暂时帮你保管一下。」我无法抗拒地从胸腔里掏出良心, 交到他手上。 剎那之间我对白卜庭的厌恶立即转化成我对指导灵的崇拜一般, 一心期待着他即将吩咐我进行的新奇冒险。

「你现在要去跟马总统分享你的知识, 帮他上一堂『独裁者资讯科技指南』课程。 哦, 对了, 你现在不叫『资讯. 人权. 贵』。 你现在叫做 『资讯人. 权贵』。」

帮马总统上监听课一:记名悠游卡、监听云、eTag 都是监听、追查行蹤好物

议员像烟一样地蒸发了; 等我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是戴着耳机的马总统。「白卜庭议员说要派一位资讯专家来教我如何监听, 想必就是你了。」

「嗯, 是的。 您想从哪里开始呢?」没想到我竟然会有机会跟马总统说话, 真是太兴奋了。 冷静、 冷静。

「请告诉我一些监听技术相关的新知吧。」总统很忙, 一边听我解释, 一边还要继续维持正义、 继续监听, 看看除了王金平以外, 还有哪些立法委员涉及关说。

「好的, 我就把握时间摘要一下最近的新闻,您可以请您的团队进一步研究技术细节。 荷兰一家公司开发出 火柴棒大小的梦幻监听器 , 可以在繁忙的街上锁定特定的对象录音。资安专家 Bruce Schneier 表示,这个技术跟无人驾驶小飞机、 讯号处理、 语音辨识合起来, 将会成为很强大的监听技术。 另外, 最近汽车保险界流行『pay-as-you-drive』: 如果你愿意让保险公司在你的车上安置侦测车速、 急剎车、 行驶距离…… 等等资讯的装置, 那幺也许可以享受比较优惠的保费,这个服务当然不会与 GPS 连结、 不会记录车子的去处, 这样, 重视隐私的消费者才会安心使用。 不过  研究指出 : 光是从这些资讯, 搭配出发地点, 一样可以推断出车子的实际行驶路线…..。」

「很好很好。」马总统礼貌性地表达他的不耐烦,「但是这样的市场在台湾还没起来。 有没有哪一些我和我的政府已经掌握的资讯可以直接拿来分析应用的呢?」

「哦, 很多啊! 例如 记名式悠游联名卡 、  健康云 、  被骂得有点惨  的 e-tag 其实都有很大量的资料可以探勘,您只要请行政院去向这些机关或公司把这些听起来不怎幺起眼的 metadata 调出来, 再找一些资讯教授来分析, 一定可以挖出很多人的秘密, 跟很多很好玩的惊喜。 那些名嘴的爆料都会相形见绌。」我忍不住露出淫笑, 对总统使了个暧昧的眼色。

「嗯, 这样啊……」总统忽略我的眼神, 只是满意地笑着。「就说我用人没有问题嘛。 根本不需要我交代, 重要的事情底下都有人会帮我办得好好的。」

监听课二:要求全国上下使用苹果装置,政府就能与苹果合作,用 MDM 技术远端监控大众

「说到用人, 我建议您应该好好奖励一下江宜桦院长。 行政院资通会报技术服务中心的这份 行动装置资通安全注意事项 , 以资讯安全作为号召, 诱使全国公务员 / 师生 / 民众自愿地将自己的手机 / 平板 / 笔记电脑纳入国家即将建置的  Mobile Device Management 控管技术监控之下, 未来要取得民众个资将变得更容易了。 这一招可以省下 刑事局监听各种通讯 App 的 800 万软体开发预算  — 如果用户的每个点击和手写输入都在 MDM 的掌控之中, 哪还需要担心无法破解 LINE 或是 WeChat 或是 WhatsApp 呢? 当然, 如此无时无刻监看全国民众智慧手机上的活动, 一定会产生海量的资料, 也因此会需要发展强大的探勘与搜寻技术。 不过照目前的规画看来, 这个 MDM 的技术可能将会掌控在苹果电脑的手里, 您是不是应该……」

这次换总统的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我们跟苹果电脑早有合作关係。 不然你以为郝龙斌为什幺要  迫使 android 市场退出台湾 、 又要  捨弃开机随身碟 、 大推 iPad 作为电子书包 ? 只要我们配合苹果电脑, 最后取得监听资讯时, 相信我们也会被允许调阅的。」

这…… 我可不太确定苹果电脑会分一杯羹给我们吃。  台湾人太善良、 太相信强权的善意, 从来就不懂得谈判的基本要件  — 例如  校长们没有筹码也想跟微软谈判 , 当然失败。

面对苹果电脑, 善良的马总统手无寸铁却一派天真老实地信任他们, 实在令人替他担忧。 不过今天我没有时间岔开话题。「啊, 是的,  苹果电脑对于过滤不和谐的言论一直不遗余力 。 把这种『为了言论管制而过滤资讯』跟『为了保护用户安全而过滤资讯』两件事绑在一起, 用后者来掩护前者, 便可以提高大众对于它的接受度, 真是一个好办法。 难怪会  被美国国安局 NSA 讚誉为「成功控制洗脑花钱 大爷 行尸走肉的老大哥」。任何希望大权在握的领导人(例如美国政府)都会希望跟苹果  有一腿  啊!

监听课三:学 NSA 分析社交网路,谁跟谁互动密切全收在眼中

这样的公司的确值得我们多接触。 这让我想到: NSA 也有  很多策略与想法  值得我们学习。 虽然我们没有能力威胁美国电脑厂商配合缴出用户个资、  要求微软在 Windows 里安置后门 、 利用一般专属软体看不见原始码的特性  在国际认证的加解密演算法的密码产生器里安插后门 , 但其实有些动作并不需要这幺複杂的手段也能达到详细追蹤个人动态的目的。  NSA 从 2010 年来以开始 分析社交网路 , 就是一个例子。 比方说, 这样你会比较容易锁定谁可能替谁关说、 知道哪个法官是哪个部会首长的人马暗桩之类的重要讯息。」

监听课四:藉由保护智财之名,行管制网路、管里言论之实

「嗯……」讲到社交媒体, 让马总统有点不自在。「脸书 / 噗浪 /google+ 这些社交媒体实在是很糟糕, 让社会动荡不安。 明明就是国会议长关说比较重要,但是现在大家都在谈苗栗的命案跟特侦组的监听, 根本就让问题失焦了。 很羡慕陈水扁 — 在他的年代, 只需要『处理』一下主流媒体, 社会对于很多议题的走向就会照着总统的意志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不会偏差。 不过他当然还是不敌我党的 正直新闻  啦, 哈哈!」

「我了解。 这也是为什幺您要推动 智财 、  国安 、 电信三个面向的网路管制, 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和谐, 到处只有旺中唱旺两岸中国人的观点, 对吧? 我不得不再一次讚佩江院长的远见 — 行政院资通会报技术服务中心的那一份『行动装置资通安全注意事项』所推荐的 MDM 系统真是一石两鸟的超完美计画: 一方面它可以拿来监听, 另一方面它也可以拿过滤每一位手机持有人的发言, 来实现  国安法封锁不良资讯流通  的目标。

而且这国安修法的管制範围并不局限于政府机关, 还涵盖私人企业, 所以一般民众如果没有仔细研究的话, 他们『保护个人资安』的强烈动机, 未来正好求就直接跟 MDM 的诉求结合, 自愿地被纳入僱主『监听』与『过滤不良讯息』的双功能遥控管制範围之内。

而  电信与国安修法  之后, 这些民间企业也将透过内政部各事业主管机关纳入国安体系, 再向上呈报给法务部, 哦, 不, 是特侦组。 这样黄世铭检查总长就能为您掌握更完整的全国公私立机关行号的监听情资了。

然后下一步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学习伟大的祖国直接实施  手机实名制与封锁 VPN, 让全国民众在网路上的一言一行都完全摊在我们的眼前, 而不必那幺辛苦地从  追蹤手机 / 监控 wifi 这个层级缓步前进, 也不需要像加拿大一样, 这廿多年以来一直  暗中胁迫电信业者  如果想拿到执照的话, 就必须乖乖地安置后门让政府监听其客户。  身处中美防火长城交集处的我们 , 就是有这种左右逢源、 可以向两大强权学习的好处。」

「很好很好, 今天向你学习了不少东西。」总统伸出手来要跟我握手, 似乎是听够了。

监听课五:打压自由软体,因为开发原始码太难藏后门了

我还想告诉他: 监视监听要成功, 还必须继续打压自由软体, 让大众不懂得要求看见原始码、 让大众看不见  比免费跟好用更重要的事 。 有原始码的东西, 太难藏后门( 就连强大的美国政府企图在 OpenBSD 藏后门都失败了)完全不利于希望掌控一切状况的国家领导人。

自由软体之父 RMS 知道这点,他的立场当然跟马总统完全相反,不过  他对民众的警告 正好可以拿来当做监听者努力反向洗脑的努力目标。 可是总统似乎又监听到新的关说事证, 必须再次挺身而出、 亲上火线主持正义, 打击邪恶的民意代表, 所以没空再继续听下去了。 而且反正「打压自由软体」这一点, 许多政府机关、 银行、 许多  失去职业道德的资讯教授 、  Office 证照卓越大学 、 以及其他推动 坏掉的资讯能力测验  的诸多大学一直以来也都做得很好, 似乎不必我再多嘴。

于是,我也很自然地伸出右手…… 然后突然回神过来, 就在千钧一髮之际灵光乍现, 把我的右手掌向前翻开, 顺势闪过总统的手, 姆指以外其他四指两两併拢, 做出  瓦肯人告别的手势  。

「祝总统 Live long and prosper。」

梦醒了,希望今日的监听风暴,成为民众对于自由、民主、人权、隐私的觉醒

我还来不及听总统的回应, 下一秒钟, 总统办公室的场景就褪去, 而总统的影象也被白卜庭议员取代。

「好玩吗?」议员问我。

「嗯, 没想到把良心拿掉, 可以玩得这幺愉快。 我能跟总统说话, 真是三生有幸……」

议员皱起眉头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奇怪,我只暂时把你的良心拿掉而已, 可没把你的智慧拿掉啊……」他从口袋里拿出我的良心, 把它装回我的胸腔。

突然之间, 罪恶感涌遍全身。 我又记起我的名字是「资讯. 人权. 贵」。「我怎幺可以教政治斗争总统如何监听民众! 我怎幺变成了这个邪恶政府的共犯!」

但是当我再抬起头来时, 议员又变回我的指导灵了。 他微笑地说:「别太认真。 投胎地球, 其实只是你们自己设计的一场梦境与游戏。 你们每个人都曾扮演过『好人』与『坏人』, 所以别急着批判别人。 你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有一天, 等你从梦境里醒来, 你会理解马总统扮演这个角色的重要性,如果没有他, 又怎能唤起大众对于自由 / 民主 / 人权 / 隐私的觉醒呢? 台湾人应该要感谢他啊!」

我感到有点困惑, 搞不清楚他是在讽刺还是说认真的。 在梦境里我的眼皮越来越沈重, 然后就昏过去了。

(图片来源:biller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