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维扬(上篇)‧李劲松武舞十年一剑‧柔中带刚‧刚中带柔

  • 作者:
  • 时间:2020-07-10
我武维扬(上篇)‧李劲松武舞十年一剑‧柔中带刚‧刚中带柔古时,武术就是一种防身、生存本能;今天,它是强身健体的运动外,还可以是甚幺?从小开始习武的李劲松,经过多年来不断的探讨,开创了全新独有的艺术概念——武舞。李劲松剑,古代有“百兵之君”的雅号。无招无式,只有和。李劲松习武23年,将潜藏于心中的剑,渐进于有形幻化无形,寓意《十年一剑》牵引出扣动心弦的飞动之美。现年34岁的李劲松习武23年,创办了武艺坊16年。个子高瘦的他因为小时住家附近有个武馆,每次武馆敲锣打鼓时总会爬上天台观看。虽然几岁时不懂事,但那种感觉很好,看到人家打拳扎马步,就感得很帅。11岁那年,他在朋友介绍下加入武馆,踏上武学之路。当时,李劲松学的是少林南派武术洪家拳,总教练是来自中国的吕荣添,也就是新山广肇会馆武术团的创办人。习武两年后,13岁第一次参赛就获得一个南拳冠军,接着他就参加了不少柔佛州及全国性的武术比赛,一心往武术方面发展。18岁时,李劲松加入国家武术队,获得全国性武术比赛冠军,开始参加国际性的武术比赛,频密地参加各种不同的比赛。就在当运动员的那些年,他反问自己:“武术除了是比赛项目,争取荣誉的同时,它还可以是甚幺?”习武者不应好勇斗狠他开始寻找相关资料。“当时的网络并不发达,我只能从有限的书籍找资料。我发现到所谓的武术是指舞蹈的`舞’。古时的宫延,有人从自卫术中呈现出舞蹈给皇帝看,我就想到武术本来就是一种艺术,武术也不只可以搬上舞台,还有它流传多年的哲理。”“拆开武字来念,它就是`止戈’,停止战斗的意思。也就是说,一场战斗通过习武者停止下来。所以习武者不应该是好勇斗狠或喜欢打打杀杀的,他是有能力通过武技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制止社会乱象的发生。”“古时的诗人除了喜欢吟诗、写字、作画、弹琴,也喜欢武剑,所以武术在某程度上是很高雅的。”有了这想法后,他直觉认为武术也是艺术,就开始发展武术结合舞蹈的概念。他在国际上看到一些武舞的表演,很多时候是一批舞蹈员和一批武术者同台表演,舞蹈者在跳舞,武者则在做打武术动作,并没有做到真正的结合。他想做的是武和舞相融的一个表演。最后,他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艺术概念——武舞。用剑游刃武学境界以前做运动员时,剑不是李劲松的比赛项目。不过,他的作品《王者剑》和《霸王别姬―殉道者的乐章》都选用剑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象徵。后来,他很自然的重複了剑做道具。“我觉得剑赋予的不只是一个武器或道器,它有很多的想像空间之余,也有一些精神上涵养的存在,所以这次我继续发展了以剑为主的作品。”剑挥出不同空间在发展作品时,他比喻人就是那把剑,更多时候是用人来传达出剑的精神。“但很多时候是用棍子或竹子来代替剑,因为我觉得它有很多想像空间。如果我手上拿着一把剑,它就只是一把剑。可是如果我手上拿着竹子,你可以说它是剑,可以说它是一片竹林,我甚至用棍子设计出很多空间或建筑物。”《十年一剑》中有一场段落叫《行侠》,共有12个武者拿着竹子拼凑出很多空间,比如门框、窗口、围栏方等。“看看传统的戏剧,戏子要跨过门槛,你是没有看到门槛,他只是做动作;或者是他在骑马,只是拿着马鞭。所以它有很多意象的东西在传达,我就利用这想法传达空间。比起传统戏剧,我更能呈现出实体。”一夜思考定习武路李劲松在十多岁开始习武时,母亲不很鼓励,却获得父亲支持。后来搬家了,没有住在武馆附近,不能步行去习武,搭巴士的车程约一小时,他还坚持学习,父母就提出反对声音。“开始时,还有哥哥和我一起搭巴士去武馆,他坚持了一段时间也放弃了,只剩我一人。当时只有12岁,也没有搭巴士的经验,很多第一次的经验都是因为学武。我也感谢父母给我独立自主的空间,让我从小掌握生存的本能。”用本名取名成立武艺坊18岁时,他就成立自己的团队“李劲松武艺坊”。当时,很多长辈不鼓励,朋友也不认为他能坚持很久。“他们说,我不能这样做,还是找一份工作维生。但我觉得表演艺术不但能维生,它应该可以做到所谓的专业。”就这样,李劲松用本名组了团队。“我没有历史包袱,没有必要取一个很皇堂的名称。刚好我的名字劲与松和武术的动与静息息相关,所以就用了本名。用武艺不用武术,因为艺代表艺术,我想传达武艺是艺术的概念。”不过,他自嘲说:“当年的专业,也只是我一个人的职业。”经过十年漫长岁月后,他想为“武舞”立一个牌坊,就于2009正式成立专业团队―“武舞艺术坊”,目前参与者不只有华裔,还包括印巫裔。“18岁创作时也没有想到会走到今天,纯粹是觉得想做就做。当时,我用了一个晚上思考,我要选择升学、出来社会工作,还是继续武术的寿命。最后,我选择教武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就这样子。”东方精髓贯彻到底李劲松的最新创作名为《十年一剑》,但他的团队成立了16年,为何今年才来一个“十年一剑”?原来,这是去年15週年时想要做的演出,后来因故搁置。“对华人来说,数字上有很多所谓的一个小结。我选这题材也是想为我们的创作或武舞的概念,做一个小结或小小的里程牌来总结我们在过去这些年来的努力。”基本功要做好李劲松说,《十年一剑》其实对习武者来说也是一种本来应该有的精神,因为很多从最基本的功夫到武术的拳法都是需要时间去累积,而这些训练很多时候是重複性的练习。“你要把东西练好,比如扎马步,并不是说你学会那个动作,扎得出那个型就可以。没有持续的练习,你很难把你的架或所谓的功力储存好,打出来就有点外行,很不像,就是所谓的花拳绣脚。”他强调,在中国传统的训练里就是很多複製性,就是同一个艺术让任何一个人都能够掌握的方法。不像西方的现代舞或表演艺术可以是因人而异,东方的训练是一种精髓贯彻到底。《十年一剑》叙述武者对体认自身修为的追求与认知,重新回到充满禅意的传统文化精神,寻求人与自然界的共融共生。每一次的试炼,历经万水千山寻觅,直到参悟真我,跨入“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之境。改编霸王别姬赢掌声这几年来,李劲松频频受邀出国演出,包括印尼、英国伦敦、香港、台湾。他也通过座谈会分享武舞概念,通过工作坊或课程让当地群众一起学习。今年11月初,李劲松的团队受邀到中国南宁参与东盟国际戏剧节。“在出发时,我就跟表演者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回到中国发源地做正式的演出,意义很不同。我们做的不单止是一个武术表演,而是一个武术结合舞蹈并联合剧场的演出。”很多专家学者前往观赏李劲松的武舞,并给予很好的反应和回馈,让他感到非常开心。“我们当时演的是《霸王别姬―殉道者的乐章》。很多人都听过霸王别姬的故事,不过我们演的不是霸王或虞姬的故事,或者是李碧华小说电影版本的《霸王别姬》,而是从一个海外华裔重新看待东方文学的一种观点出发,改编故事后的作品。“我们毕竟不是在中国土生土长,感受不到故事里所讲的春夏秋冬,很多山林的意境到底是甚幺,我们根本感受不到。我们生长在多元文化民族的国家,所以我以一个文化认同为方向。”钻研霸王虞姬两者关係“它的副题是《殉道者的乐章》。我看过霸王别姬的题材,从电影、史迹、论坛和在网络的分享到电影版本、小说版本,我就开始觉得霸王和虞姬这两人的关係不该单纯的只是自杀殉情,反而是殉道的精神。殉道者是甚幺?那时,有一个殉道者的画面出现时,我还搞不懂那是甚幺,后来通过宗教的朋友,比较了解到殉道者就是能对宗教或真理牺牲或奉献生命的人物。有了这想法,加上对殉道者的认知,就发展了这个作品。”因此,李劲松的《霸王别姬》不但讲述霸王和虞姬这两人,还会出现一个创造出来的人物,也就是殉道者。他亦古亦今,穿梭在不同的地方看待霸王和虞姬这两人或他俩发生的事情,你也可以说这殉道者是霸王或虞姬的转世。首都发展宣扬武舞《十年一剑》第一次演出定于11月29日至30日,一连3场在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呈现。这并不是李劲松首次在吉隆坡的演出,他曾于2005年和2007年分别到过吉隆坡,唯演出两次都亏钱回去。“那时在想,为何会这样?我们在新山演出反应很好,可能在自己的地盘,也可能这(吉隆坡)不是我们的环境,不是我们熟悉的地方。”準备充足信心满满无论如何,他没有放弃。他沉澱了一段时间,开始更加专注各方面的表演艺术,到了2011年作好非常充足的準备,对自己的表演艺术更有信心,对吉隆坡艺术生态有一个更彻底的了解后,就选择再来一回。“在新出发展很重要,因为那是我们的家,但吉隆坡发展也很重要,因为它是首都。我应该让更多人看到我们的存在。”事隔4年后,他于2011年再来吉隆坡演出,反应很好。过后,他每一年都来,每一场都得到很好的反应,也得到吉隆坡表演艺术团体和企业家的支持。/副刊‧报道:李翠媚‧2014.11.24